返回

贵女嫡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zqfanyi.com.cn
     贵女嫡妆 (第1/3页)
    

昨日下午,肖辣刚拾荒回来,坐在地上休息。

破旧的单车旁,一个青年男子坐在地上,蓬头垢面,身上散发着酸臭味,他拿着笔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着什么。28日晚10点半,汉口江汉路步行街王府井百货斜对面的垃圾箱旁,一个不起眼的青年男子被淹没在人群中。他就是6岁时被拐卖的孩子肖辣刚。流浪了16年,22岁的他计划历时3个月,骑行万里,跨10省寻亲。近日,他骑行到武汉。接下来,他准备再去四川、云南、广西等省,如果到8月底还没有家人的消息,他就只好再回到广东继续打工。

捡垃圾一次可卖8块钱

7月26日晚,肖辣刚骑车从安徽来到武汉,身上的钱花光了,自行车的链条也坏了。他就在江汉路步行街捡拾塑料瓶卖钱,以凑足钱修理自行车。

身着黑色T恤,脚上穿着红色的女式拖鞋,身体瘦小、皮肤黝黑、指缝脏黑,身上还散发出难闻的酸臭味。在他旁边,就是陪伴他的那辆旧单车,车上捆着一包冬季衣被、一卷凉席、一张地图,还有一本字典。

肖辣刚从荷包里掏出一个包裹严实的塑料袋,里面是他最值钱的家当一部很旧的国产手机。他说,晚上睡觉时他就把手机塞到棉被里藏着。

“白天在中山大道捡垃圾,太阳落山后便守在这,这里垃圾多,一次可卖8块钱,才两天就攒了50元,等存够100块,给自行车换个踏板和链条,就去四川。这已经是我的第15部单车了。” 肖辣刚说,渴了他就喝消防栓的生水,饿了就捡垃圾箱里别人吃剩的食物,身上脏得难受就到江边清洗一下。晚上他就在武胜路立交桥下,头枕车胎将就一晚。

26日晚,肖辣刚新买的一包纸巾被人偷走。“人家以为我口袋里装的是钱,把裤子口袋划了道长口,我刚用随身带的针线把裤子缝起来。”他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裤腿上长长的补丁。想有张身份证

“武汉人都很好,我并未受过欺负,偶有路过的善心人给我递水、买食物。在广东电子厂里做工,老板欠我的1200块至今没给。”肖辣刚伸出左手,5道疤赫然可见。

28日晚,记者再次来到江汉路步行街,肖辣刚正坐在麻袋上拿着笔纸,一笔一画地写着字。纸上写的是他骑车找家的经过,背面还写上了“自力更生”、“自强不息”、“骑单车找家”等字。他说,他想向路人证明自己并非乞讨者,更不是骗子。他拿出一叠材料,以及贵州媒体关于“宝贝回家”的报道。他还说将来想当编剧,专门写流浪人。

聊天的间隙,肖辣刚会到附近的几个垃圾箱寻找空水瓶。

他计划历时3个月,骑行万里,跨10省寻亲,接下来,他准备再去四川、云南、广西等省,如果到8月底还没有家人的消息,他就只好再回到广东继续打工。现在他急切想有张身份证,摆脱“黑户”身份,能谋份正当工作,边挣钱边找家。

为省钱睡路宿桥

22岁的肖辣刚,十分渴望家的温暖,但对父母和哥哥的印象已经模糊。他只记得,曾住在大桥地村(音),家门前有两座大山,太阳、月亮每日在两座大山间升起落下,顺着山上的一条小路可以通向村里的小学。家乡种了茶叶、桃子、枇杷、李子、油菜等作物,父亲是靠给茶园犁地赚钱。村里人习惯在头上缠着灰布,过年有拜猪头、上坟的习俗。

“老家在农村,亲人们肯定不在大城市。”6月初,肖辣刚决定从深圳开始,骑单车跨省寻亲。目前,他已经骑车去了深圳、广东、福建、浙江、江苏、安徽、湖北等地,由于线索有限且记忆模糊,肖辣刚的寻亲之路并不顺利,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大海捞针般搜集线索。

寻亲途中,为省钱,夜里只好在马路边或者桥下席地而睡。一些流氓混混常常欺负他,对他大肆辱骂、吐口水。他也多次被送往收容所,因说不清自己的身份,常被认为故意隐瞒身份而挨打。在大别山下一个陡坡时,自行车刹车突然失灵,他重重摔了一跤,连沙子都渗进肉里, 上身也到处是伤痕。至今记得父亲名叫肖包钱,母亲叫肖包生

青年男子名叫肖辣刚,是一名流浪儿。1990年,肖辣刚出生仅两天,妈妈带着他大哥离家出走,至今音讯全无。6岁时,他和9岁的二哥被奶奶赶出家门,他被人贩子骗到深圳,从此与亲人失散。后被人贩子卖到福建潮汕一带一户人家当儿子。7岁半,他被养父以700元的价格,重新卖到广东。12岁那年,因为寻亲心切,他偷偷地从养父家跑到深圳,一边拾荒攒钱,一边寻找亲人。从小被卖,没有户口,也没有身份证,工厂不敢要他,只能靠捡破烂为生。肖辣刚在兄弟三人中排行老幺,至今记得父亲名叫肖包钱,母亲叫肖包生。16年来,凭着对家依稀的记忆,他一边在深圳拾荒攒钱,一边尝试着寻找亲人。靠着一辆破旧的单车,他的寻亲足迹已经遍及广东、福建、浙江、江苏、安徽、湖北等地。

“宝贝回家”:先回深圳吧

2009年,民间公益组织“宝贝回家”的志愿者,在深圳一立交桥底下发现了肖辣刚,并帮他把DNA信息录入公共安全专家部全国打拐DNA库。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说:“当时他不太相信志愿者,戒备心很重,去了几次,他才愿意跟我们走。”

2010年,志愿者在广州帮他找到一份电子加工的工作,虽然工资不高,但管吃管住,一直在外流浪的肖辣刚终于安定下来。平时的生活,他能省就省,为寻亲积攒资金。

去年,“宝贝回家”寻子大会在贵阳召开,张宝艳将肖辣刚带到贵阳,满怀希望的他激动得一夜没合眼,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。“那天晚上还梦见哥哥和我在一棵大树下荡秋千。”肖辣刚有点哽咽。

昨日接到本报记者的电话,张宝艳才知道肖辣刚来到了武汉。她告诉记者,今年春节刚过,肖辣刚突然离开了电子厂,手机也一直打不通,与志愿者失去了联系。虽然常年在外流浪,但他很乐观,小伙子也很有理想。“大的愿望就是开个厂,自己当老板。”单车是志愿者们提供的,踏访可能有亲人在的省、市,为的是找到亲人,再次感受到家的温暖。

她通过记者,想对肖辣刚说,希望他尽快回到工厂上班,这样漫无目的地寻找很难。据了解,肖辣刚的家可能还是在贵州。宝贝回家志愿者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帮他找家的。



ap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:出差会计熟妇)
最新网址:www.zqfanyi.com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